※台北文學季2019公車捷運詩文※
 
鄭聿〈抄經〉(節錄)
文章標籤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羅任玲〈但願〉
 
燃燒的詩接枝
文章標籤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徐珮芬〈夜雨〉
 
我不害怕事物失去它們最初的名字
文章標籤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隱匿〈自/由〉  
 
有時我能察覺
文章標籤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婉瑜〈閃電〉
 
下雨天寫
文章標籤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

北原白秋〈枸橘花〉

文章標籤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柯彥瑩〈大話西遊〉
 
我囚禁所有慾望,走向夕陽到過的地方,那是一個距離你很遠的諾言。沿途有許多妖孽作著風騷的夢,我卻時常失眠。
文章標籤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MV從去年至今看了好多次,始終找不到一個滿意的解讀方式。最簡單的理解自然是:年輕女子(孫燕姿)與兩位年長女性(陸弈靜、鮑起靜)之間,純粹是先平行後交會的兩條故事線。但影像中許多鏡頭、場景的安排,顯然有意引導觀眾去思考更多彼此連結的可能。不同於YOUTUBE留言中迴響最熱烈的那則詮釋,我想說說我目前一廂情願的理解——未必符合MV內外的文字描述,但是我此刻想詮釋的版本:

  年輕女子就是素衣女(陸弈靜)的過去。

文章標籤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些傷害是加法,有些傷害是減法。後一種情況裡,受害者如同一棟建築,隨著傷害的持續,地基在不知不覺中逐漸被掏空,於是變得搖搖晃晃,於是連僅僅想站穩都愈來愈吃力,於是,如果傷害沒有停止,被挖開的空洞又無法填補,生命的崩毀陷落將成為不可避免的結局。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_20161103_134514_cr.jpg

我看過的以「偷抱他人孩子」作為故事基點的電影,日本有《第八日的蟬》,情感刻劃非常細膩;在中國,陳可辛拍了《親愛的》,將之同時作為情感事件和社會議題去處理。一部掘得深,一部走得廣。前陣子金馬影展上映的《別叫我兒子》則是第三部,小巧寫意,風格相當獨特。他們都觸及了被偷走的孩子自身的認同問題、父母(無論親生或撫養者)之愛,以及社會如何看待事件中的每個角色。《別叫我兒子》與《第》、《親》二片之不同,首先是被偷走的小孩回歸原生家庭的時間最晚(已至青春期,另二部都在兒童期),其次則是最為獨特的:在孩子的認同問題中加入了性別議題。

 

文章標籤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