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湖南蟲〈我也想到無人島去〉
 
我也想到無人島去單人旅行
拖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
只為拋棄那些以為是必需的
 
每天醒來後,都可以再多睡一會
早餐是吃或不吃都無所謂
手機是不用關機也收不到訊號
 
地圖上有情緒性語言
馬路上的羊總是吃飽了撐著
當時的月亮終於是過去式
 
所有的買賣都非銀貨兩訖
海裡的魚是願者上勾
如果沒有人介意的話我想為所欲為
 
當然,這是一座無人島
眼鏡是少數的文明為了讀懂某些黃昏
黃昏之後是長時間的失眠
 
我也想到無人島去玩捉迷藏
當找到我的人必然是鬼
我也就不再害怕黑夜
 
〆〆〆〆〆〆〆〆
 
當陳綺貞〈旅行的意義〉唱遍了世界各地的許多美景與光影,才終於告訴我們:「你離開我 就是旅行的意義」;當任明信〈索性〉敘述著兩種出走的結局:「某天你突然想去旅行╱後來你有了另一個家庭╱╱某天我突然想去旅行╱後來就一直站在雨裡」(《你沒有更好的命運》)我們於是知道,或許輕描淡寫,或許顧左右而言他,有的時候,「旅行」其實就等於「離開」。
 
那麼,是什麼推力驅使著詩中的「我」,想要離開現在的生活到無人島去呢?因為想確認那些以為是必需的,其實並不真的不可或缺;因為現代生活固定而重複的作息、撲天蓋地的通訊網絡,令人受縛,無所遁逃;被迫壓抑內心生發的情緒,不得流露於外;自然世界豐富的生命不再以完整的、自在的型態被我們欣賞,或者相忘於江湖,各自安然;因為在資本主義商業掛帥的時代,你必須主動地去追逐利益的餌、權力的鉤,才能從千萬條魚中脫穎而出,一飛沖天……
 
嚮往「無人島」所象徵的自然、原始狀態,即是對現代文明及其對人的馴化乃至異化、扭曲之批判。但詩中似乎還有另一條更隱晦的脈絡,可能關乎「當時的月亮」,並與文明世界的壓迫一同導致「害怕黑夜」卻又「長時間的失眠」這般痛苦的結果,終於驅使著「我」亟欲逃離當下的生活。事件是極度模糊的,缺乏具體指涉,但情感無疑強烈而可辨,正因如此,讀者便能很容易地代入自身經驗,與詩中情境產生共鳴,甚至獲得某種理解與被理解的溫柔寬慰,像是讀懂了某些不可言說的黃昏。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湖南蟲
    全站熱搜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