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羅智成〈黑色鑲金.34〉
 
她的憂鬱
像坐落在強震帶上的
美麗城市
我的思想
像依靠強震來
上發條的
掛鐘
 
〆〆〆〆〆〆〆〆
 
詩給了我們兩組意象:「憂鬱—城市」與「思想—掛鐘」,分別指向空間與時間;而連接他們的則是「強震」——強震可能摧毀美麗城市,但也會為掛鐘上發條,亦即破壞「她的憂鬱」,啟動「我的思想」。
 
顯然地,詩人創造了一個矛盾的情境:是屏棄思考,完全沉浸於一種源自他者的情感性的美,如在一座美麗城市安居?或者震碎這份美感,轉向思索,把握住自己的主體性,但從此不得不面對時間流逝的焦慮?
 
這是一首關於選擇的詩,並且凸顯出世間的真相:永遠沒有完美的選擇。如楊朱泣歧的故事,或羅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Frost)所作〈未走之路(The Road Not Taken)〉一詩所點明的,選擇就是在歧路之前,走上這一條而捨棄另一條,明白無法回頭,然後面對下一個路口、再接著下一個……。
 
也可能無關乎選擇,因為「強震」——那些劇烈搖晃、震動甚至傷害你的生命中的巨大變動——是人自身無法掌控,也不能預料何時發生的。我們只能接受,設法應對。這樣理解的話,則詩的前半與後半便不是並列關係,而是先後順序了;那麼美麗的必將壞滅,時鐘必定會開始走動。沒有選擇的餘地,只是早晚的問題。
 
好像都必然是悲劇?其實仍取決於從哪個角度看而已。可以肯定的是,當選擇和變化到來時,承受與面對的主體是我們自己,也只能是自己,無法交付他人。而他們一定會來的。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羅智成 黑色鑲金
    全站熱搜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