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台北文學季2019公車捷運詩文※
 
鄭聿〈抄經〉(節錄)
 
自右手消失的東西
總可以在左手找到
我深深相信著
在我們之中
時間的魔術
 
〆〆〆〆〆〆〆〆
 
從公車捷運詩節錄的版本,我們大抵可以讀出一種「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的體會,因為時間的存在而得以實現。然而這樣終究不夠完整。事實上,〈抄經〉一詩,是作者鄭聿寫給亡友廖經元的作品。先有這一層認識,再來讀全詩如下:
 
有人問起你的近況
但是沒人回答
黃昏了
隱隱約約看得見
天空的水位
在我們之下
 
晚歸的候鳥
亂中有序
飛往相同的地方
彷彿被收藏起來
在我們之上
黑暗的箱子
 
而我不知怎麼
右手老寫壞了給你的詩
只好把星散的萬物
都抄下來
抄成一個完整的不斷的長句
用我的左手
 
自右手消失的東西
總可以在左手找到
我深深相信著
在我們之中
時間的魔術
 
死亡的陰影是,那隻無形的手摀住了嘴,讓事實說不出口、不願承認,以及整個天空,彷彿都隨之黯淡下來,且壓得低低的。天空裡,候鳥因季節歸去,早晚前後順序不同,但方向相同,固定不變——如生老病死的單行道。世界是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漆漆的箱子,我們都被收納其中。
 
好哀傷啊!被沉沉的悲痛包覆。連詩都寫不好,似乎失去了組織、提煉、創造的能力,來整理此刻散亂的自我與世界。那麼,乾脆暫且放下重組、昇華世界的念頭,直接面對現實,接受這個混亂、散落、不斷流動看似沒有秩序的,像「一個完整的不斷的長句」,我們生活其中的世界。
 
然後就在這個重新認識的過程裡,逐漸看出了亂中有序,看見了無常現象背後的恆常本質,看出世界作為一連續不斷的整體,所有的生滅變化都是這巨大循環的一部分,如日夜持續流轉,如候鳥之去而復來。生命是夢幻泡影,生命也是眠床、大海和光。
 
「抄經」的目的,一方面是為往生者祈福,但另一方面,對被留下來的人而言,專注地抄寫長長的經文,應也能起到鎮靜的作用,至少在抄錄過程中,進入一種超越悲傷的平和狀態。這首詩的存在,或許也是如此。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鄭聿 玻璃
    全站熱搜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