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蓬蒿〈火車與風〉
 
當日
時光尚未長出青苔
我也尚能追上你
你處身空中俯視一切
無色無相
我馳騁地上攜帶平凡
揮汗如雨
將年月將哀傷
都載在身內
 
或春或秋
你或會穿過
中空如我
我關上窗
妄想留下你
卻只能幽囚
半縷餘香
與庸俗
一同沉積
 
氣笛沉嗚
回聲空寂
是我的嘆息
黑濁、扭曲
試圖玷污你的色相
但超絕如你
寬廣如你
我只能以黑煙
鑄就我的幻覺
 
耽於幻覺
我一頭栽進
太長太長的隧道
我載著柴米油鹽醬醋茶
在黑暗前進太久
於是越發耽溺
你環繞著我的幻覺
其實不過是
逃不出隧道的延長嘆息
 
我不知道
沒有光的隧道
還有多遠
但我知道
命運鐵軌的盡頭
是高牆
當我撞成虀粉
請你務必不要忘記
在高牆的瓦礫中
將我撿拾
 
〆〆〆〆〆〆〆〆
 
人是一列中空的火車,沿著命運的軌道追尋存在的價值、此生的信仰——那如風一般,「無色無相」、只能意會感知無法保有握持、無限超絕廣闊、永恆追逐卻似乎總是遙不可及,能為生命賦予真正意義的終極關懷。「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易傳.繫辭上》)我們是有形體、壽命限制的「器」,在成住壞空的過程裡,希望盛裝無形無限的「道」,乃至於被其充滿,而融入到一個比渺小自我更加宏大的精神連結中,成為無限的一部分。皈依宗教、復歸自然、實踐儒道……無非如此。
  
在確認所欲追求之價值的最初時刻,我們往往樂觀地認為:歲月仍然年輕,未來一片光明,因此儘管己身平凡,依舊甘願揮汗如雨、承擔磨難,滿懷著能夠追上目標的希望向前奔馳。然而總有一日,人將發現自己或曾與信仰擦身、甚至短暫地捕捉到它的影子,卻終究無法長久地維持住那個「與道合一」的狀態;不能持續往上提昇、超越,只註定似地沈降於庸俗之中。於是不免發出嘆息,嘆息如「黑濁、扭曲」的煙,並不動搖價值本身的崇高,反而染汙了自己原先堅定的信念。長此以往,便容易誤入歧途,在碌碌俗世中浮沈,被自身的幽黯蒙蔽,如行進於漆黑的隧道,再望不見信仰的光明。
  
詩人以有形的火車追逐無限的風,象徵世間每一位求道者的追尋歷程,並呈露出其中心境的變化與掙扎;透過火車本身之中空、吐煙、過隧道、沿鐵軌等實際特質,將抽象的心境具現化,相較直接表述,更能觸動讀者的心。儘管求道之路註定一片黑暗,殉道毀滅似乎是完成信仰的唯一寄託,追尋者仍然選擇迎上前去,無畏地衝撞命運的高牆,粉身碎骨,死而後已。
arrow
arrow
    文章標籤
    蓬蒿
    全站熱搜

    我本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